军事

砸冰箱嘚哪個老罗能卖好手机吗7z

2019-06-15 01:58: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砸冰箱的那个老罗能卖好吗?,

深爱老罗的那些孩子们遭受的“经济损失”(如果以原始售价与调整后售价之差来计算的话)倒在其次,恐怕更大的打击在“精神损失”方面,即发现老罗不像他们想象或老罗自己吹的那样那么牛X,幻想有所破灭,信任有所降低。

解释系商业评论之老罗卖

洒家不认识老罗,也没用过锤子。因此本文是纯粹的、介于靠谱和不靠谱之间的商业评论。特此说明。

知道有老罗这么个人,自然是从听了他在新东方当老师时在课堂上讲的那些和授课内容无直接关联的音频时开始的。新东方临上市前洒家去该公司办事,会议间闲聊时和几个管理人员提起过老罗,他们说罗老师已经离职了。闲聊嘛,洒家就问他们怎么看罗老师,他们没有正面回答,级别的领导说了一句:“Some kids love him very much。”

这句话,洒家一直记得,并认为这是对老罗日后无论干什么事儿进行商业评论的锚点。

博客热门的时候老罗搞了个牛博,因为监管的原因不断地开开停停,后来干脆变成“阉牛”,以期完全合规。洒家当过牛博一段时间的读者,但更多是在进行本专业领域内的观察。牛博的案例坚定了洒家有关“在可预见的将来在中国创业的风险是合规风险”的判断,至今不改。

牛博大约不能算是成功的创业项目。那个时期的老罗在洒家印象中也没什么引发诸多争议的公开言论,相对说来,算比较低调吧。牛博的“失败”或者说“不够成功”,主因应当是站定位和由此产生或聚集的内容与监管环境存在根本冲突,但从老罗和几个关键写手即内容供应者也就是站利益攸关方交恶的经历来看,恐怕老罗的管理也是有些问题的。所以站没弄起来倒也好,大家尚可以以理想主义者的身份带着高尚的情操分道扬镳,不至于落下分赃不均兄弟反目的狗血骂名。

牛博之后老罗重操旧业,开公司搞了类似新东方的那种出国英语培训班。也许是因为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这个时期的老罗在社交媒体上显得更加神采飞扬,向外界传递的主要信号简单说来可分为两类:1)我和我的朋友们有多牛逼;2)这个行业里的其他人有多么二逼。

老罗的这个中心思想,一直贯穿到近这段时期。

出国英语培训公司是不是成功的创业项目,洒家是不知道的。这个公司也许至今依然在正常运作,但没了老罗的吆喝,就像没了萧峰护体的阿紫一样,起码在知名度方面是大打折扣了。

当时老罗在微博上力推的创业伙伴里有个叫许岑的小伙子,吉他弹得不错,人长得也精神,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和老罗关系如何。考虑到牛博时期老罗处理与利益攸关方关系的前科以及至今在微博上有一帮和老罗关系貌似很铁的人整天给他加油鼓劲来看,对洒家来说,许岑和老罗的关系就是传说中的“薛定谔猫态”,成什么样了都不会令人感到奇怪。

那之后老罗又搞出了“西门子冰箱门”事件。这个事件洒家全程关注,作微笑不语状。但在老罗真要弄台冰箱跑西门子公司门口抡大锤砸的时候,洒家给一个生活中真的认识老罗的人托了句话:“维权也好,宣传也好,采取这种激烈手段(而且实际上没什么创意)并非策略。此举一出,日后老罗无论做什么事、做什么产品或服务,旁人都会拿他这个举动当基准,导致他名誉损失风险烈度远高于正常水平,会非常被动。”

这话应该是没递到,那哥们儿可能也就是只是见过老罗而已,不是那种对他有很大影响力的朋友 – 用老罗的话来讲,就是他的“偶像”。

老罗为数不多的偶像里有一个是冯唐老师,医学博士、管理咨询师、前国企达人、作家、天使投资人兼纳西萨斯级(Narcissus-Class)自恋狂诗人。 老罗自称拿冯唐老师当文学偶像,这也许是真的,但在俺们做商业评论的人眼里,实际上冯老师对老罗来说更多是金主和咨询顾问。

老罗做,就是冯唐老师给出的主意。战略咨询顾问嘛,首先就是解决接受咨询的客户到底要干什么的问题,至于怎么干才能干好,则不是这类咨询顾问考虑的范围。

根据冯唐老师自己的说法,他分析了老罗的资源,认为他的优势就是对特定人群有很大的影响力 – 如新东方某高管所言,“有些孩子爱他至深”。接下来的推导可能就顺理成章了:天时方面,中国已经进入基于智能的移动互联时代,人手一到两台已成定局,每年光是换新机就得是几亿的量,市场巨大且现成;地利方面,全世界的恨不得都已经在中国制造,产业链齐备,就地做就地卖,非常便捷;人和方面,老罗有那么多“粉丝”,再说还有那么多朋友帮着吆喝,只要造出来,不愁卖不动。

于是乎老罗就开始做了,取名“锤子”,也许是以此纪念他在西门子门口砸冰箱顺便给自己挖大坑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光辉形象。

因为工作的关系,洒家早年间和摩托罗拉[微博]、爱立信[微博]和诺基亚[微博]的中国公司都打过交道,认识些业内人士,所以在老罗开始做时问了一下他们,这个难度怎么样,外行能不能做成甚至做好。他们的回答特实在:“一点也不难!你要想做一款只要有钱也能做出来,找好懂行懂专业的人-比如哥哥我,把想要的功能说清楚,想卖给谁说清楚,剩下的我们都能帮你办。”

洒家于是说了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样子,即:可以卷巴卷巴套胳膊上,也可以叠巴叠巴揣兜里,出门是加电脑,进门自动连上办公室和家里的各种电器,连充电带带当遥控器,不要太花哨,简洁实用就好。

大哥们说:“这个其实也不难,但你要再等十年,我们肯定可以做出来。这几年你没事儿就去华强北溜达溜达,没准部分功能已经在那儿率先实现了。”

作为外行,洒家是听不出来业内大哥们这些好赖话的,于是对老罗做充满了期待,甚至想等量产了口碑出来了质量也稳定了,可以考虑买一台试试。

洒家不懂做的流程,因此无从判断老罗从开始做到今天具体都经过了那些挑战。但洒家懂得如何做创业企业,尤其是怎么做初创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说穿了无非就是:

1. 领导公司,遵照“按时、按预算、按规格”的原则(On Time, Within Budget, Up to Specifications)把产品和服务做出来,交付市场考验;

2. 找对人,用对人,留住人,确保他们完成条所述任务;

3. 管理好公司经营面临的重大风险,确保公司的生存;

4. 重复上述三个步骤,率领公司不断进步。

至于说创业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凑巧是个知名度很高的公众人物,能顺带帮着公司做宣传自然是锦上添花的好事情,但并非必须。公司应当靠过硬的产品和服务说话,接受消费者愿不愿意掏钱包的考验,偶尔靠头头脑脑耍嘴皮子活跃下气氛可以,但不能以此为饭碗。简而言之,就是首先还是得有硬货真货和干货,会不会吆喝以及怎么吆喝倒在其次。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洒家认为老罗在吆喝方面的成就远大于CEO应尽的本份。吆喝自己其实也就罢了,非得以贬损同行为垫脚石,这显然是在凭本能图痛快在练活儿,绝不是训练有素的样子,不是合格的CEO应该做的事。

锤子的推出从“On Time”的角度来讲,显然是有延误的,有业内人士甚至评论说错过了市场导入的时机。个中原因,洒家并不知晓,但推测是老罗低估了捋顺供应商的难度,再加上一张臭嘴逮谁喷谁,竞争对手借机在供应商处下绊儿,也不是不可能。

从“Within Budget”的角度来讲,洒家不知道老罗是否已经超了预算。从常理推测,时间上有延误往往伴随有预算超支,耽误得越多,超得越多。

从“Up to Specifications”的角度来讲,老罗在测试阶段就通过自己和一干朋友们的嘴把样机吹成了朵花,把潜在客户的胃口吊得高高的,还搞了“预售”,结果机子出来后固然收获了一些好评,但吐槽也不少,有的甚至是因为工艺质量有问题。前面说过,老罗砸冰箱门给他自己挖了个大坑,导致他名誉损失风险烈度更高。冰箱门关不严实据说是个很简单的技术问题,其实是不是真简单,消费者是不会费心思搞明白的,同样如此。老罗这时候的态度已经软化了,也做了些抚慰客户的表态和举动,但消费者因现实和预期差距大过了他们对所敬仰甚至热爱的老罗没把事儿办好的容忍范围,出现了倒戈。

这一切,都通过社交媒体被迅速放大。

退一步讲,即使老罗做在按时、按预算和符合规格方面都没问题,其定价策略也是短板。洒家推想这大约是他高估了其“粉丝”的价格承受力,或者说他高估了锤子的性价比。

真机还没见到影子的时候,老罗搞了个发布会,宣布了锤子的价格。洒家十八岁的外甥当时就说这个价格太高了,粉丝再痴情,临到自己掏腰包时可能也会想想是不是花同样的钱买质量更可靠的品牌机更划算。

当时洒家也问了个业内人士,他说如果产品真的好,初次定价就像在市场上楔钉子划线,一下子把目标客户圈定了,就建立了初步的根据地。以后随着新品推出围绕着这颗钉子这根线来划分地盘,应该可以站得住脚。他还说老罗这么干也许是有长久规划,款机子高价推出,大半年后(也就是2015年春节前后)出新品,前边的机子降价清库存,这是很正常的做法。当然,他没把玩过真机,不知道好坏,因此只说三千块的确有点儿贵,换他可能更倾向于买三星[微博]。

在整个这个过程中,老罗的“情怀论”起到的更多是负面作用。(有人说关于情怀老罗本人只说了有限几次,是被媒体放大了。洒家没统计过老罗讲情怀的次数,但大概能想象老罗这样的外行杀进来在没有真货拿出来的情况下以他的嘴皮子不扯上点儿可以带来溢价以显得自己牛逼的标签恐怕不符合洒家对他一贯风格的认识。)

让我们假设“情怀”的确存在于老罗做锤子的全过程中,并且假设他的粉丝们的确愿意为该情怀买单。即便如此,由于在“On Time”和“Up to Specifications”方面的失误,迫使他不得不对售价进行调整(没错,洒家认为老罗并没有很好的定价策略,锤子降价并非业内大哥所言系事先有周到规划,而是不得已为之),这几乎相当于劈头抽了那些掏钱按原价买预售为老罗的情怀慷慨解囊的真爱粉丝一记响亮的耳光。

没有那个公司的CEO敢这么干,国企的也不行。用《疯狂的石头里》道哥的话来讲:“你特么侮辱我的人格,你特么还侮辱我的智商。”

老罗的硬核粉丝们,算是和老罗以及他的投资人们一起经历了一次“压力测试”(Stress Testing),只不过代价更加高昂。

老罗的名誉损失风险,已经成为现实,锤子的销量是明证。由于该风险对老罗有独特性,即一旦发生其烈度远高于不大吱声不怎么公开贬损同行更没抡锤子砸过冰箱的企业家,这一下名誉减计对老罗来说代价更为沉重。却赖不得别人。

深爱老罗的那些孩子们遭受的“经济损失”(如果以原始售价与调整后售价之差来计算的话)倒在其次,恐怕更大的打击在“精神损失”方面,即发现老罗不像他们想象或老罗自己吹的那样那么牛逼,幻想有所破灭,信任有所降低。

那些给老罗投资的人,短期内怕是见不到什么正面回报了。不过他们的承受能力都很强,所投企业暂时受挫甚至全盘失败的例子见得多了,基本不会崩溃。

说到这里,可以小结一下:

1. 老罗做,至少到目前为止,不能说比牛博或英语培训更加成功;

2. 老罗体现出来的凭本能说话做事的特点,在这些创业项目中是一贯的,换言之,人还是那个人,自由有余,训练不足;

3. 高估市场需求,高估自身实力,低估展业难度,低估风险管理,是创业者常犯的错误,老罗也不例外;

4. 因老罗个人声望高于公司,且名誉损失烈度大于业界同侪,让锤子一成为一锤子的可能性暴增;

5. 根据我大解释系“管好三巴”即管好嘴巴别乱说、管好鸡巴别乱戳、管好尾巴别乱撅的伟大理论,老罗没有管好其中两巴,是其做CEO遭遇失败的根本原因。

尽管如此,洒家还是要表明一下态度:我衷心希望老罗成功。原因很简单,他在走的这条创业路在当今中国难能可贵,无官方背景甚至无业内经验(现在算有点儿了),聚合各种资源瞄准大宗用户日常需求去做自有品牌的产品,本身就是一件勇气可嘉常人不敢为之的事,值得鼓励。遇到挫折是很正常的,关键在于老罗这样的聪明人能否借机复盘,认清不足,重整旗鼓。

昨天老罗在微博上发了个当年他在某大学演讲时(想来应该是在做英语培训学校的时期)说过的励志故事,吃了败仗有人伤心有人哭泣有人提出还能打多久红旗的问题,但也有人厉兵秣马摩拳擦掌准备再战。

意思是自己就是那个准备再上战场的人。

尽管离自嘲还远得很,但毕竟老罗这次没挤兑同行。

知道敬畏,才能开启智慧。

老罗不缺勇气。

至于是不是还要接着相信他,大伙儿自己看着办。

妊娠疾病
企业网站怎样才能提高百度收录
中医药酒
分享到: